栏目导航

79489.com

原材料价格疯涨 上市药企各显神通

更新时间: 2021-09-26

  据中药材天地网数据,下半年九成中药材价格都在上涨,多数涨幅在30%以上,部分已经翻倍,其中最具代表性是太子参,半年价格涨幅高达500%。

  10月份以来的中药材价格涨幅之大,波动频率之快,实为历年罕见。冬虫夏草从每公斤几千元飙升至几十万元,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河南禹州中药材市场的药材商王先生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西洋参价格比3个月前上涨50%—60%。

  山东中药价格信息网显示,金银花的价格在不足一年的时间内,最高时比平常涨了10—13倍,至280元/公斤。

  在众多的中药材网站中,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还注意到有关于几十种中药材同时集体涨价的消息,不少品种的涨幅创10年来新高。

  “今年前9个月,采购中药材均价比2009年同期上升了69.6%,80%以上的中药材品种价格大幅上涨,如清开灵注射液、清开灵软胶囊、板蓝根颗粒等产品的主要原料板蓝根价格翻了一番,前胡价格也上涨100%以上,金银花、半夏、苦杏仁、川芎、黄芪、麦冬、苍术、红参、水牛角等主要药材价格均有大幅度上涨。”香港联合交易所市值最大的神威药业(02877.HK)在给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回复函中说。

  据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对今年9月份市场537种中药材价格的监测表明,84%的品种价格较去年同期上涨。

  “做药材生意的,一般都是家族企业,以前市场情况好的时候,药材商最多选择囤货的方式来提高售价,不过涨价的往往是当年采收较少的品种,并不会造成药材价格的大面积上涨。但今年房地产市场不景气,很多原来炒房资金来炒药材”。药材商王先生说。

  神威药业表示,近几年,由于粮食价格提高,加之中草药种植时间长、成本高,不少药农改种粮食,种植减产成为今年大部分中药材集体涨价的共同原因。部分药农及药材经销商看涨惜售,囤积居奇,市场供应吃紧,进一步带动了药材价格上涨。

  长江证券医药分析师叶颂涛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影响价格的因素很多,如天气灾害、产量减少、需求增加,当然还有游资炒作。

  康缘药业(600557)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该公司中药材成本平均同比上升了53%,但该公司资料声称,热毒宁注射液原料包含金银花等三种药材在成本中占比较低,即使金银花价格继续上涨,影响也在公司可控范围之内。

  康缘药业的主打产品是“热毒宁”,是栀子需求大户。据了解,栀子属中药材中较偏门的小品种,由于多年的烂市低价导致滞销,商家多惨淡经营,很多农民都不屑于栽种这种植物。

  华润三九(000999)公布的中报则显示,公司成本费用控制面临着很大的压力,部分原材料及辅料价格上涨较快,中药材价格整体涨幅超过20%,成本上升使OTC、中药配方颗粒业务毛利率有所下降。

  对此,华润三九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向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为了挤掉资本炒作的成本空间,企业只有通过内部消化来化解成本压力,比如企业想办法来控制上游原材料等,因为中成药药价受到政策限制,企业不会把药材涨价转化为中成药价格的上涨。

  神威药业在给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的回复函中说,“我们采用多种措施来应对价格的上涨。一是增加采购量,并进行战略采购,做批量储备;二是采用整合供应商、更换供应商,降低物料成本;三是通过签订长期合同,锁定价格,提前备货,减少了上涨幅度”。

  神威药业的某负责人还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公司一方面加强精益生产,强化工艺质量管理,确保成品率;另一方面,积极开展节能降耗,不断淘汰落后的生产工艺和设施,促进各种资源的循环利用,降低成本。

  “涨价最直接的影响是中药生产企业成本上升,利润下降”。叶颂涛在电话中说,长期来看,影响有限,因为不少的企业都有战略库存。

  不过,在国家调控政策层面,没有特别的手段,因为“中药材产业市场化程度较高,不像大米、棉花大宗产品可严控”。叶颂涛说。

  有业内人士指出,中药材的价格已升至一个相对不合理的价位,高价位又导致了市场需求的萎缩,使市场的实际交易量不是很大,中药材市场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

  “当前中药材的价格上升,实际可以看作是一种价格向价值的回归”。方正证券医药分析师刘亚明在电话中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受药材涨价之累,生产企业成本上升,利润增速低于销售增速。目前的数据是(药企)销售增长率在30%—40%,利润增长率却在17%。最明显的是康缘药业、华润三九。

  不过,个股中也有受益公司,刘亚明说,中药饮片的龙头康美药业(600518),其今年一季度和中期净利润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三七等中药材价格上涨导致公司中药材贸易业务利润大幅增加。该公司为广东中药饮片龙头,且地处以交易珍稀药材为特色的普宁市,具备一定的定价和提价能力,目前已占到具有30亿元广东市场份额的10%。

  在刘亚明看来,造成目前状况成本是次要的,主要是整个通胀经济带来的,归根结底是货币的因素。

  他说,2008年也有一波中药材涨价行情,当时对各公司的影响是不一样的。“像云南白药因为库存量多,影响就不大。通过这些也看出各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产品的定价策略、终端的建设运营等综合因素的能力”。

  “2008年涨价后,中药上市公司业绩受到过影响;2009年弱化后,中药材行业出现快速增长”。刘亚明说,由此来看这次的暴涨,对于有中药材种植基地、储备战略好的企业来说,短期内会有波动;长期来看对上市公司整体几乎没影响。

  政策层面上,国家对药品价格有个掌控,会尊重市场规律的,而对于中药材,会随行就市。刘亚明指出,目前的中药材价格不能反映市场供需。开奖直播现场





挂牌|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白小姐论坛49288| 天下彩彩富网| 66991.com| www.599919.com|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www.890555.com| 998009中金心水论坛| 铁算盘玄机资料| www.kj7118.com| 正版挂牌|